• 設為首頁
首頁僑鄉傳真

海外嶺南人的“下南洋”故事:心中飽含對家的思念

2019年12月19日 11:38   來源:南方日報   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字號:

  嶺南印記:新馬地圖上的南海足跡

  “下南洋”是人類移民歷史上的一段傳奇故事。

  從北到南,從大城市到小海島,跨越世界,嶺南足跡也因此深深地印刻在了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土地上?;驊{著一本族譜,或借著一種習俗,或靠著一個會館,歷經百年,漂泊在外的鄉親依舊緊密地和家鄉聯接在一起。

  南方日報尋訪全球南海會館調研組走過6座典型的新馬城市,在這里,5名記者看到了海外嶺南人眼中的南洋,以及他們想要講述的南洋。

  檳城:“世界之城”冒出嶺南煙火氣

  在馬來西亞和當地人聊起檳城,第一個反應就是美食。冰涼沁心的煎蕊、酸酸甜甜的叻沙,還有地道的福建面、炒粿條,從嶺南帶來的味道,在終年炎熱的馬來半島上,是最好的消暑神器。但比美食更吸引的,還是這座城市里的故事,以及故事里的煙火氣、嶺南味。

  在檳城,就適合慢下來,徜徉在大街小巷內,尋找一個遠去的家鄉。

  老三輪車在街道縱橫穿行,招牌上是熟悉的漢字,騎樓下是親切的鄉音。中心城區內的牛干冬街上掛著大紅燈籠,從中華大會堂到現存海外最古老的南海會館,長長的一條街矗立著多家華人會館,嶺南的獅子、閩南的紅磚,是一部華人下南洋的濃縮史。

  200多年前檳城開埠,港口船只來往不停,華人、英國人、印度人等從這里上岸,與當地馬來人一起,將這里建設成為遠東最早的商業中心,也讓檳城打上了“世界之城”的烙印。也正是被這座“世界之城”吸引,南海人最早從這里登陸,走向馬來半島。

  檳城內有座依山而建的極樂寺,是馬來西亞最大的華人佛寺。寺廟放生池附近的山壁上,刻著許多中國文人和同盟會革命志士的題詠,其中就有康有為所題的“勿忘故國”四個大字。

  在馬來半島極具影響力的《光華日報》,是孫中山1910年在檳城創辦,也是世界歷史最悠久的民營華文報之一……

  從城區到海邊再到山上,嶺南人的足跡遍布其中。如果向海邊走,可以看到一座座標有“王”“林”“周”“李”的姓氏橋,這也是華人在檳城最早的聚集處。19世紀末,從檳城登陸的廣東和福建移民在海沿岸建橋,以海維生。至今,搭建在橋上的簡單房屋里,還住著橋民的后代。

  歷史的交織,午后參差的光影,使古樸的檳城像被定格在舊時光里。但因多元文化的交融,這座“世界之城”既是古老的,也是新穎的。2008年,檳城被聯合國科教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城市;同時,它也是藝術家們喜歡涂鴉創作的新派地方。

  2012年,立陶宛籍藝術家爾納斯在檳城老城區繪出的幾幅名為“魔鏡”的系列壁畫,成為了這座城市的新名片?,F在來到檳城,不去尋訪壁畫相當于沒有來過。各種小巷內,色彩鮮艷的壁畫,結合了周邊環境特點,再擺上配件,栩栩如生。

  如今的檳城,呈現出多元的鏡像,白墻的歐式建筑映襯著藍天,印度等地的特色建筑與嶺南建筑不過半條街之隔。作為一座世界之城,檳城也誕生了全球最大的唐人街之一。在這里,被英國《衛報》評選為世界15幅最佳街頭壁畫之一的《姐弟共騎》,描繪的正是一對華人姐弟天真爛漫的瞬間。百年檳城,亦是一部華人的百年活歷史。

  馬六甲:“海上生命線”誕生首支會館樂隊

  馬六甲是“海上生命線”,自古便作為中西貿易的中轉地而繁榮,多元文化的交匯與融合、歷史的滄桑與凝重、城市的靜謐與喧鬧,看似無序的種種,在這里找到了平衡點,和諧地匯聚在一起。

  走在馬六甲古城的街道上,不經意地走進一家文創商店,店主祖籍梅州,是華人第二代,在他口中得知,在馬六甲雖然嶺南人不多,但這里嶺南的印記卻隨處可見。按照他的指點,一路上果然看到惠州會館、增龍會館、番禺會館……

  最吸引人的是打金街上的榮茂茶室,內里“實至名歸”“功勛彪炳”等牌匾高掛,店員用粵語高聲復單,典型的嶺南茶點,都似乎讓人回到嶺南“啖早茶”的時光。事實上,榮茂茶室出名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它位于馬六甲老城,在馬六甲其他地方,比它有名的粵式餐廳還有不少,它們留下過香港藝人周潤發、劉德華等的足跡。

  可惜的是榮茂茶室太過熱鬧,一行人另選了一家粵菜餐廳“啖早茶”。店主熱心地與大家談天說地。在這位來自廣東的店主的記憶中,最自豪的是五邑會館樂隊的“威水史”。

  殖民時代,娛樂場所在馬六甲非常稀少。為此,上世紀,五邑會館成立了銅樂隊服務華人社會。這是馬六甲第一支會館樂隊。馬來西亞獨立時游行出行,馬六甲就請了這支會館樂隊,帶隊出行。

  在五邑會館里可以看到,曾經的樂器都保存得很好。隨著時代的發展,娛樂場所的逐漸增加,這支曾經威震馬六甲的樂隊在1980年解散。據五邑會館顧問麥啟機回憶,那時成員年紀都不小了,沒有年輕人加入,只能解散?,F在樂隊成員都基本去世了,只剩下一位老隊員還在世,他已94歲高齡。

 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,康有為曾在馬六甲秘密隱居。他曾隱居于馬六甲附近一個叫“丹將敦島”(TanjungTuan)的海角,上有山陵和燈塔,可供觀海遠眺。在海島上,當他看到八國聯軍艦隊駛過馬六甲海峽時,禁不住地再次掀起悲憤之感,寫下了“丹將敦島住半月,弄水聽潮憶舊蹤。海浪碧藍分五色,天云樓塔聳高峰。風號萬木驚吟狖,濤涌崩崖嘯臥龍。隱幾愁看征艦過,中原一線隔芙蓉?!?/p>

  但驅車至丹將敦島尋訪,此處已無康有為來過的痕跡,只能遠遠眺望。

  光陰轉瞬即逝,故人遠去,留下了滿是回憶和舊物?!霸谀睦?,在哪里見過你,你的笑容這樣熟悉……”夕陽將落,打金街上突然傳來歌聲。正如身在馬六甲的嶺南鄉親與故土的關系:親近,卻有了一點距離,但無論身在何處,鄉情都會將親人們牽在一起。正如詩句里所講,夢里尋她千百度,驀然回首,卻在燈火闌珊處。

  怡保:“小廣東”闖進全球十佳旅行地

  怡保是一座既有廣府傳統、又有南洋風味的城市。漫步在怡保街頭,大大小小的中文招牌色古香的騎樓建筑、根深蒂固的粵菜文化,可以迅速將人拉回到上世紀80年代的老佛山時光里。

  跨越大洋、跨越千里,經歷歲月的洗禮,馬來西亞怡保市仍保留著濃厚的“佛山味兒”。在佛山祖廟等地,“80年代”的老佛山蹤影依舊留存。此刻,相似的文化印記已淡化了地理的距離。

  怡保是馬來西亞第四大城市,霹靂州的首府。在這里,超七成居民為華裔,其中廣東人占大多數,粵語是華裔間最通用的語言。餐館里、馬路邊,人們嘴里講著流利的粵語,讓人仿佛有種來到了佛山的錯覺。

  雖然怡保的名字不及吉隆坡、馬六甲、檳城等著名旅游城市出名,但它卻曾登上《孤獨星球》,被譽為“2017年全球十大最佳旅行地之一”,被稱之為“小廣東”。

  在不少東南亞旅游達人的攻略中,怡保美食十分符合國人挑剔的口味,甚至被封為“東南亞最好吃的城市”。在過去一段長久的時光里,華人漂洋過海帶來的家鄉味道,與當地食材和做法融會貫通,所衍生出來的美食也深深刻上了中華文化的烙印。

  喝早茶、吃河粉、奶茶配蛋撻……在怡保街頭的食肆里,廣府美食更是常年的寵兒。嶺南韻味在此扎根,并孕育出芽菜雞、沙河粉等極富當地特色的美食文化。就連當地著名的舊街場咖啡館,外觀都與港式茶餐廳十分相似。

  怡保舊城區被當地人稱為“舊街場”。在這里,穿越數百年的中式古舊房屋默默靜立,并沒有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而發生改變。時光仿佛在這里凝固,哪怕被《孤獨星球》悉心捕捉后,怡保的生活節奏仍不緊不慢;古老懷舊的建筑、濃厚的年代感,讓怡保成為系列電影的取景地,原汁原味的嶺南市井味道打動了導演李安的心。

  19世紀末,因采錫業而興的怡保,在開發初期就吸引來自廣東的錫礦工人在此建起村莊。隨著華人的定居,怡保逐漸成為華人聚集區。也正是在那個年代,嶺南文化隨著華人的腳步扎根在怡保這片土地上。

  就在11月下旬,怡保首條直飛中國的國際航線成功首航。這架印有馬來西亞國旗標志的客機降落在廣州白云機場,讓馬來西亞的“小廣東”與中國廣東開啟了文化、產業交流的新篇章。

  數百年前,從中華大地而來,千里之外的南洋孕育了“小廣東”;如今,從馬來半島出發,嶺南文化正在世界舞臺上大放異彩。

  山打根:“小香港”見證嶺南人打拼史

  山打根曾經被稱為“小香港”。山打根在全盛時期,是一個以輸出橡膠和木材產品而聲名遠揚的港口,曾是南洋富豪最多的地方。

  佛山南海人關雨亭開辦的萬和隆曾是這里首屈一指的華商。以萬和隆為首的華商將山打根打造成為了一個富庶之地。1883年,英屬北婆羅洲渣打公司把山打根定為首府,讓它成為了整個婆羅洲地位最顯赫的城市。

  站在位于山打根山頂的普濟寺向遠方眺望,山打根市區和海岸線盡收眼底。令人意料不到的是,從普濟寺往下看到的大部分區域都是曾經萬和隆的“地盤”,那里曾經是萬和隆的木材廠、港口等所在地。當地華人說,從普濟寺向下望去,可以見到的地方都是萬和隆的。

  可惜的是,2010年,擁有128年歷史的萬和隆正式關張,告別了歷史舞臺。這些區域都被關氏后人賣給了政府及當地人。

  雖已告別歷史舞臺,但關氏的傳說及印記仍在山打根流傳。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,日本占領山打根,以萬和隆為首的僑領奮起反抗,兩位關氏后人被殺害。為了紀念被殺害的僑領,山打根中華商會特地為這些僑領樹立紀念碑,讓后人瞻仰。在山打根紅山頂伯公山,紀念碑恰好位于南邑墳場之前,仿佛還在守護著鄉親。

  關氏家族事業的昌盛,吸引了眾多嶺南人來到山打根務工從商。一座由嶺南人籌建的三圣宮見證了他們打拼的歷史,它也是山打根歷史最悠久的建筑物之一。

  三圣宮首先由南海人發起成立。最終是由南海、潮州、客家等粵東的鄉親,一起私人資助建立了這座廟。隨后,粵東會館也在此成立。方便后人來到這里落腳。

  三圣宮與粵東會館成立以來,一直都由南海人管理。直到后來成立山打根三圣宮管理委員會,招納其他地區,包括韶府、四邑、順德、番禺、中山等地人員一起合作管理。在廟內可以看到,從光緒十二年開始建立,所有有過捐助的都會放牌匾在這里,每一個屬會每一色人都有。

  “恩波通粵海,地脈接神山”是三圣廟門口的對聯。這副對聯最能體現嶺南人對于家鄉的思念。

  一座廟宇讓往生先輩在他鄉有依可歸,一本族譜讓嶺南人在異國有根可尋。在山打根南海公會內,會長朱沼長的一本族譜和家鄉姐姐寫給他的一封信被他細心保存。族譜是他的依歸,信件是他的思念。

  “家和親人都在這里了?!敝煺娱L緊握著族譜和信件。

  吉隆坡:國際化大都市里粵語通行

  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市中心,一座用不銹鋼和玻璃打造的雙子塔高聳入云,它曾是世界最高的摩天大樓,至今仍是世界最高的雙塔樓。作為吉隆坡的地標,這座雙子塔正代表著這座城市的氣質——年輕、現代。

  曾經的吉隆坡只是一個礦業小鎮,但在短短的一個多世紀內,便由“泥濘的河口”一躍成為馬來西亞的首都兼第一大城市,高樓林立,交通四通八達,貿易鼎盛。

  因為年輕,有人說它無聊,像其他首都一樣現代摩登、車水馬龍,西裝革履的白領們穿梭在玻璃幕墻的各個摩天大樓間。但也正因為年輕所以包容,它將東方色彩與西方文明巧妙地結合起來,既有現代都市的時尚氣派,也不乏古色古香的迷人風韻,市內的中式住宅以及英國殖民時期建筑星羅棋布,馬來村、唐人街、印度街并存相依。

  即使第一次到吉隆坡,也不用擔心語言的問題。唐人街茨廠街內,在這打工的馬來人都能說一口流利的漢語,粵語更是通行的語言。華人集聚,也為這座城市的經濟增添了無窮的活力。

  距離吉隆坡市中心15分鐘車程的雙威鎮,是一個由錫礦湖蛻變而來的現代化休閑城鎮,集水上樂園、度假酒店、會議設施、購物廣場、醫療教育以及住宅于一體。一手打造起這座雙威鎮的是馬來西亞雙威集團,當地著名的上市房地產建筑集團,其創始人謝富年的父輩正來自廣東東莞。

  如今的雙威鎮已經從一個廢棄的錫礦場,發展成為一個價值超百億元、占地5000畝的城鎮,每年迎接訪客超3000萬名,同時培育年輕人超2萬名。在這里,除了休閑娛樂外,還有一間由雙威集團創辦的全球化特色高等學校雙威大學。對于謝富年來說,以實業推動社會發展的同時,他更希望以教育的力量改變人、改造社區、改變態度,推動一個國家的發展。

  謝富年的胸懷也是這座城市嶺南企業家乃至華人企業家精神的縮影。

  在吉隆坡的各大商場內,經常能看到一家家裝潢精美、極具中式風格的餐廳“籠的傳人”。這是馬來西亞最大的連鎖餐飲集團,它的創始人葉仲恒祖籍是佛山南海。

  在短短十幾年內,“籠的傳人”已有40家分店分布全馬來西亞,它也是第一家將上海小籠包引進馬來西亞的飲食集團,一并為馬來西亞帶來了川菜、陜西菜、云南菜等中國各地菜肴?!帮嬍呈且环N文化符號,我們希望通過飲食讓更多人了解中華文化,了解中華傳統?!比~仲恒說。

  但這一傳播并不止于華人圈內,“籠的傳人”新分店即將在吉隆坡市中心開業,這是葉仲恒在推廣粵菜方面的又一個嘗試。

  在這個粵語通行的國際化大都市里,中華文化正走向更廣闊的舞臺。

  新加坡:牛車水里蘊藏佛山情緣

  在新加坡,華人比例接近75%,約4個新加坡人中就有3個是華人。這其中,廣府人又占了相當比例。走在街頭巷尾,不時能聽見熟悉的粵語聲。當你主動和商家用粵語對話,對方通常也能毫無障礙地接話與你交流。

  在新加坡,華人游客最喜歡去的地方當屬牛車水,這里也是在新加坡華人風情和嶺南風味最濃郁的地方。

  19世紀以前,中國南下的勞工已在這片區域從事檳榔與胡椒的種植。此后,從中國南來的華人越來越多,成為從中國漂洋過海來到南洋開墾的華工聚集點。當時新加坡還沒有自來水設備,全島所需要的水都得用牛車從安祥山和史必靈街的水井汲水載到此,于是這個以牛車載水供應用水的地區就稱為牛車水。牛車水的英文地名就為“Chinatown”。

  從牛車水地鐵口出來,迎面看到街道上方“之”字形成串的紅色和橙色燈籠。這樣帶有中華傳統文化特征的符號在這里比比皆是。牛車水區域內有大量華人開的商店,這些商店出售各種中華元素的物品,如折扇、陶瓷工藝品,甚至有對聯、中華年歷等。

  走在街頭,你仿佛走在一個熱鬧的中國商業街區。放眼望去大多都是黃皮膚黑眼睛的華人;耳朵聆聽,周邊大家以華語、粵語或閩南話相互交談。鼻子去嗅聞,也是熟悉的中國菜式的味道。

  在牛車水的食街,中國菜式的種類可謂豐富齊全。不同省份的中國人來到于此,都能找到家鄉正宗的菜式。從廣東早茶、云吞面,到東北餃子、湖南剁椒魚頭,甚至有火鍋店老板會用四川話來招徠生意。

  在牛車水這個體現新加坡與中國眾多交集的地方,也蘊藏了一段佛山與新加坡的重要情緣。

  20世紀20年代初期,一批來自廣東省三水縣(現佛山市三水區)的婦女迫于生計,背井離鄉南下新加坡。她們主要在各大小建筑工地工作,以吃苦耐勞著稱。當時來到新加坡的三水婦女聚居之地,正是在牛車水的豆腐街。

  由于這些從事建筑行業的女子干活時都戴著紅色頭巾,所以被人們稱為“紅頭巾”。新加坡《聯合早報》發表了《沒有紅頭巾女工,50年代高樓建不成》的文章,其中提到:“在50年代,亞洲大廈算是頂高的了。這座大廈就是由紅頭巾女工建筑起來的。80年代期間,新加坡曾上演一部名為《紅頭巾》的電視劇,該劇的英文譯名是《Samsui Women》,意譯即三水女人。

  在新加坡的國慶游行慶典上,其中一輛花車會以她們為主題,她們的故事已經被寫進新加坡小學課本中,博物館設有她們的紀念塑像,甚至出售以她們為原型的玩偶紀念品。

  這段佛山與新加坡的情緣,連同昔日的種種往事,在牛車水熙熙攘攘的街頭,再次浮現起來。(劉嘉麟 藍志凌 李欣 吳帆)

【責任編輯:劉立琨】
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入口
僑寶
網站介紹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信箱 | 版權聲明 | 招聘啟事

中國僑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[京ICP備05067153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1262] [不良和違法信息舉報]

Copyright©2003-2020 chinaqw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關注僑網微信
手机单机麻将 快赢481任二遗漏 下载上海哈灵敲麻 股票开户软件 棋牌娱乐游戏 做短线的股票 河南体彩快赢481开奖号码 安徽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学生一天赚70的软件 广西快3下载app下载安装 能赚钱的手机软件